作者: 树莓小编

棚拍小记

《新视界》相关报道 • 发布于 2015-5-06
新浪分享 人人分享 邮件分享

返回 新视界

无论是短剧、舞台作品、装置……在这个时间点上,已经是引擎轰鸣,喷烟扬沙了。

六点二十醒,外面早就天光大亮。窗外传来的施工声音,“震耳欲聋”。从宿舍冲到学校的时候,搭建绿幕的工作人员已经忙碌了一夜,构架大成。请来的演员令人心惭的比“我”更早的立在了门口,在小声的交谈作品的内容。我歉意的同他们打了个招呼,赶紧与他们走进了室内。

棚拍-5.jpg

“我”在艺术实践的时候也有做过相关的拍摄活动。相比之下,以文本为前提的棚拍可要难的多。演员的数量不算少,时间在不断的走位、讲解和磨合中走的飞快。由于申请使用绿幕的人数不少,每个人所分配好的时间都是固定的,这令得所有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变得焦躁。

棚拍-1.jpg

八点刚过不久,出于整体考量,大家停止了各自的表演和工作。灌了几口水冷静下头脑,连续多日早起赶毕业设计的困顿,渐渐缓过劲来。八点半,在指导老师的指点下,根据文本及现场状况做出些许新的调整,与此同时,“我”在脑内快速模拟着后期制作时候的模样。九点三十分,演奏者和舞者在镜头里呈现出了一种疲态。十点整,下一组分配好的同学已经到达了录音棚,至此,“我”已经前后录制了六次相对完整的影像,感觉还算过得去。在卸走用的设备和储存卡的时候,还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内容。假如途中出了什么故障,那可真就是晴天霹雳了。

棚拍-6.jpg

走至棚外,和演员们分道扬镳之后,立刻携着新出炉的拍摄内容赶到工作室进行紧张的后期制作,并没有什么告一段落的愉悦感。午饭也就是在外卖中匆匆一扒而过。所幸这一天的制作还算顺利,若是遇到技术上的难关,时间则显得更加长却又更加短。晚上六点四十分,“我”打开了word,试图在论文截止日期前,查阅一些资料来完善整体框架。此事显然十分耗费脑力,同宿舍的同学已经在做最后的格式调整,这又将我拉回了清晨时分的焦灼状态,令“我”坐立难安。所幸,“我”很快又进入了学习的状态,在自己的作品中找到新的灵感和作品分析并且反馈至论文中。

棚拍-4.jpg

十二点三十分,“我”试图令大脑放松,沉入新一天的睡眠。

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。